诡戏

风禾尽起 2021-07-18 08:58:02 阅读 403


诡戏

《诡戏》 第19章 内容试读

我叫李换,生于九十年代初。

我家人口简单,拢共三口人。我爹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靠着在地里刨食为生。

而我娘,是我爹早年间进城打工,捡回来的一个傻子。

说是傻子,她倒也不像街上那些疯子一样,非常的安静。

打我记事起,都没听她说过话,甚至连门都没有出过。

高中没毕业,我就去城里打工,因为在工地上打架,就被老爹拎回去跟着他种地。

这一晃就到了清明。

照规矩,清明是要祭祖的,可这天一大早就下起了暴雨,上坟的事只好往后推。

约莫晌午的时候,院外响起了敲门声。因为我傻子老娘的缘故,村里人和我们家走得并不近,很少有人主动找过来。

我来到大门口拉开门一瞧,面前站着一个打着黑伞的人。

这人把伞放得很低,遮住了整个上半身,但从他脚上穿的登山靴来判断,不可能是我们村儿的人。

“你是李换?”

听声音,这人约莫四十上下。

我很好奇他是谁,连忙回答:“我是,请问您是?”

雨停了,那人缓缓放下了黑伞,露出了本来面目。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上,剑眉星目,看上去有些冷酷。我看他,他也在看我,眼睛对视了一眼,我就露了怯,连忙转过头看向别的地方。

“我是你舅舅!”

他忽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让我大吃了一惊。

二十多年来,这还是我头一次听到有关我外家人的消息。我又抬头仔细的看了他几眼,抛开他有些冷淡的气质不谈,他的眉宇间的确有几分我娘的神态,这让我有些肯定他的来历,同时神经也变得紧张了起来。

我连忙把他请了进了屋,还没来得及张嘴,就见他然后自顾自的点上了一支中华烟,问我:“你爹呢?”

我挤出一个笑脸,说:“在后屋,我去叫他!”

不等他回应,我拔腿就往里走。到后屋的时候,我敲响了老爹的房门。

“爹,舅舅来了!”

里面传来了叮叮咚咚的脚步声。很快,房门开了,老爹出现在门口,一脸迷茫的问:“你说谁?谁来了?”

“家里来了个人,说是我舅舅,我看他长得真的有点像我娘!”我一口气把自己的判断说了出来,老爹听完整个人都傻了,呆滞了好长时间,顾不上穿鞋就急匆匆的跑去了正屋。

到了正屋,老爹愣愣的打量了一番那个男人,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包五块钱的香烟,递了一支过去。

“你就是娃他舅?”

那男人点了点头但没有伸手接老爹的烟。

老爹尴尬的笑了笑,毛手毛脚的把烟又塞了回去,低头看到了那男人身边的凳子,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坐过去,而是搓着手问:“你怎么称呼?”

“吴广!”男人不冷不淡的开了口,“我姐呢?”

老爹嘴里嘟了几声男人的名字,听他又问起我娘,连忙挺直了腰板。

“在屋里,我带你去!”

男人跟着老爹进了屋,不等我跟上,房门就被关上了,还从里面落了栓。

不大会儿工夫,房门开口,老爹乐呵呵的跟在男人的身后走了出来。

眼瞧着男人坐了下来,老爹就吩咐我去把爷爷的那间屋子收拾出来让舅舅住下。

从老爹对他称呼的改变,我就知道这个人是我舅舅没跑了。尽管他对我们父子表现得有些冷淡,可这丝毫不影响我对他生出亲近的感觉。

可就在我应了声,准备立马去收拾的时候,舅舅忽然开口拦住了我。

“不用,我在村口租了间房!”

我和老爹同时一愣,这哪有让客人住外面的。我刚想说话,却见舅舅转身出去了门。老爹催促我赶紧跟上,看看舅舅那儿缺不缺东西。

跟了一路,舅舅都没和我说过一句话。直到了村口的旧房子,他才转过头问我:“回去吧,没事不要来打扰我。”

说完,他就关上了房门。

我愣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好悻悻回了家。到了家,忍不住向老爹抱怨了几句,“爹,舅舅也太奇怪了吧!这哪还像一家人!”

老爹砸吧了两下嘴叹了口气,说:“可能是嫌咱家太穷了吧。”

这一句话把我噎得不知该说什么。

自打舅舅来了后,家里就变得很奇怪。

听人说,一到晚上,舅舅住的小房子里就会响起叮叮咚咚的声音。

而老爹,这些天都变着花样的给我弄吃的。以前过年才能吃一回的猪头肉,一下子买了十来斤。

最奇怪的是,他竟然拉着我陪他喝酒,这是往日里不曾有的。

约莫下半夜的时候,我被尿憋醒了,准备起身上厕所。刚走到正屋,就听到老爹的房里有动静。

我原本没想理会,毕竟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能随便去爹娘的房间,尤其还是大半夜的时候。可一扭头,却看到老爹的房门掀开了一条缝。我估摸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兴许是老爹在鼓捣什么东西。

这么想着,我就走了过去,打算问问需不需要搭把手。正准备敲门,却发现他屋里的光有些奇怪,不像是灯光,而是红艳艳的似乎是烛光。

我好奇的顺着门缝往里看,恰好看到一个穿着大红衣服的人,坐在笼柜前面,照着上面的镜子,正用一把木梳梳着头上的长发。

我心里一惊,下意识以为那个人是我娘。毕竟,在这个家有长头发的只有我娘一个人。眼泪立马在我眼眶里打起了转,二十多年来,我还是头一次看到我娘自己下地,以往吃喝拉撒都是要我爹服侍的。

可就当我准备推门进去,抱着我娘大哭一场的时候,镜子面前的那个身影忽然转动了一下身子。借着微微的烛光,我彻底看清了她的模样。

那根本不是我娘,而是描眉画凤的老爹。

在我惊诧不已的时候,老爹忽然站了起来,宛如一个女人一样,翩翩袅袅的走到了床边,两只手捏成了兰花指,嘴巴一张一合,发出了咿咿呀呀的声音。

我脑子里瞬间嗡嗡作响,甚至有种灵魂出窍的感觉。眼前的一幕,颠覆了我二十多年来,对自己老爹的认知。

我从没想过,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候,五十来岁的老爹,竟然穿着女人的衣服,唱起了戏。

我感觉自己脑子里有根线在此刻绷断了,不由得想要大叫一声。

可就在此时,一只冷冰冰的手,突然从后面捂住了我的嘴巴。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