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王妃不好惹甜蜜老猫咪小说全章节最新阅读

甜蜜老猫咪 2021-07-17 15:38:01 阅读 271


傻子王妃不好惹甜蜜老猫咪小说全章节最新阅读

《傻子王妃不好惹》 第2章 扮猪吃虎 内容试读

母女俩口舌飞翻地劝说半天,江浩文终于松口:“好吧,这几日就准备准备为晚宁送嫁罢。”

说完他站起身准备到书房。

许是这个时候将江晚宁推出去多少激发了些他身为父亲的责任和内疚,江浩文走出两步又回头叮嘱:“晚歌,你对姐姐好一点,平时不要傻子傻子的叫她,好歹她也是你姐姐,是相府大小姐。”

“知道了。”江晚歌嘴上答应着,不服气的对着江浩文的背影撇撇嘴,根本没给他的话放在心上。

想到江晚宁会替代自己嫁给那个茹毛饮血的睿王,自己将会成为县主,江晚歌的心情大好。

她招招手唤来贴身婢女:“那傻子在哪儿呢,喊过来让我玩玩。”反正那个傻子都要替自己跳进那个火坑了,再不戏耍着玩几天,往后都没机会了。

翠云应声出去,站在门口朝院子里扫了一圈,瞅见园圃里有一角土黄色的粗布裙琚,大声喊道:“诶那谁,嫡小姐叫你呢,快点过来!”

一身泥土的江晚宁从花丛里钻了出来:“我在这里!妹妹你找**什么……”

她欢天喜地地蹦跶到房间里,看到江晚歌后热情的扑了上去。

江晚歌将她从自己身上扯开,一脸嫌弃尖叫着:“离我远点!看你身上脏成什么样了!”

“哦。”江晚宁依依不舍地从她身上移开。

江晚歌低头看着自己新做的衣服上蹭满了泥点,愤恨地瞪了江晚宁一眼:“你……”

刘丹梅招呼婢女为她更换衣裙,安抚道:“晚歌,你跟一傻子计较什么,这几天你得对她好一些,这样大家才知道我们家晚歌不仅才貌俱佳,还是个知心善良的女子。”

“还是娘亲考虑周全。”江晚歌抿着唇招呼江晚宁上前,不管怎么着,这几日温婉良善的模样得给做足了。

“妹妹喊我做什么呀。”江晚宁乖巧地问道。

江晚宁让人从箱笼里拿出几套款式过时的衣服来,笑道:“你看我这里有好多漂亮的衣服,你喜欢吗。”

这些衣服都是大凉京都城里前两年时兴的款式,江晚歌每年做衣服时都会让人做上百套,根本穿不完,现下把这些款式老土的新衣送给这位傻子姐姐当嫁妆正好。

“妹妹的衣服好漂亮,我好喜欢。”江晚宁眼睛冒着光,艳羡渴望的看着这些衣服,十分喜爱的模样。

江晚歌见她这副将自己不要的东西揽在怀里如获珍宝的模样,咯咯笑了起来,抱着刘丹梅撒娇:“娘亲,你看我对姐姐好不好,这些衣服都是早些年间我十分喜爱的呢,姐姐多开心呐。”

刘丹梅‘噗呲’一下笑出声来,笑道:“算下来我是江晚宁的嫡母,也该为她添点嫁妆才是。”

说着她差人从房里端出一个匣子来。

“晚宁,过来看看母亲为你准备的嫁妆。”刘丹梅像招呼小狗一般把江晚宁唤到跟前。

江晚宁顺从地匣子面前,伸手将匣子打开。

刚一打开,入目便是金灿灿的光芒,整个匣子里全是足金足银打造的手镯发钗,还有拇指粗细的项圈。

那项圈上还镶嵌着大红大绿的宝石,乍一看个头挺大,走近看成色劣质,做工粗糙,完全不像个首饰样。

江晚宁险些笑出声来,这些过时老土的衣裳加上这些金晃晃的首饰,完全一突然暴富的丫鬟奴婢,丁点儿世家小姐的模样都没有。

她压下心底的冷笑,露出兴奋的神情来:“哇,这手镯好漂亮,晚宁太喜欢啦!”

江晚歌笑得腰都直不起来,道:“娘亲,我可是按照父亲的要求,对她好呢,你看这傻子多高兴。”

刘丹梅也被江晚宁没见过世面的模样逗笑:“晚宁,把这些漂亮衣服和手镯当做你的嫁妆好不好?”

“好啊好啊。”江晚宁傻呵呵地笑着,笑容纯真懵懂。

刘丹梅母女见她这般傻乐模样,又嘻嘻哈哈的嘲笑了她一会儿才让她回到自己的院子。

翠微园,江府原嫡母的院落,因着多年没人居住,无人打理,几间厢房破破烂烂,江晚宁每晚入睡的寝房更是连完整的窗户纸都没有。

江晚宁抱着匣子按照记忆晃晃悠悠的进了寝房。

杏儿见她进门,满脸担忧的迎了上去:“小姐您没事儿吧,早上天没亮,奴婢便被她们喊去打扫恭房去了,回来找了您许久都没见到……”

江晚宁抬眼看了看面前的小丫头,模样乖巧,身上的婢女襦裙浆洗的掉了色。

她循着记忆缓缓出声:“杏儿?”

“小姐。”杏儿颔首回应,抬眼间看到江晚宁清亮的眼眸一时有些怔愣。

她家小姐痴傻了十几年,整天不是在傻笑就是在啃手指,何曾有过这样清明透亮的眼神。

“给我打水洗脸,我要来看看我母亲给我备的嫁妆!”江晚宁嘿嘿一笑,将怀里的匣子放在桌面上打开。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她初来乍到,除了知道要被替嫁外,对其他信息一无所知,而原主痴傻多年,手边更是一个铜板都没有。

既然她现在秉承着原主的身体活了下来,就要好好替她活出精彩来,有了这一箱金饰,她随便找个当铺给当了就有本钱逃婚,什么病残王爷就让他见鬼去吧!

是夜,江晚宁揣着五百两银票,站在翠微苑的围墙下摩拳擦掌。

没想到那堆破衣服和金饰只当了五百两,刘丹梅母女两还真是抠抠搜搜得厉害,不过没关系,等她翻过这堵墙逃出江府后,盘下一个医馆,凭借她上辈子的医学技能肯定能在这个陌生的朝代站稳脚跟养活自己。

“呼……”

一刻钟后,江晚宁坐在围墙边的假山上喘气,原主的身体素质太差!

上辈子她两三分钟就能爬过去的围墙,现在硬是需要借助假山才行,并且单是爬着假山就把她累得气喘吁吁。

不过胜利就在眼前,只要她爬到假山顶就能翻出围墙。

江晚宁歇了片刻后站起身,准备一鼓作气往山顶爬。

谁知她刚站起身,一个黑影从假山旁边的竹林里窜出。

“谁!”

竹叶唰唰作响,江晚宁警觉地屏住呼吸回头观望。

“砰!”

脑后传来一阵疼痛,江晚宁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月光下,刘丹梅和江晚歌从一旁的竹林中走了出来。

“晚歌,这江晚宁是真傻还是假傻?她这么晚爬上不是为了逃婚罢。”刘丹梅看着地上躺着的江晚宁疑惑道。

江晚歌伸脚在江晚宁身上踢了两脚,嗤笑道:“当然是真傻了,估计她是白日里听说外边热闹才想翻出去玩玩罢,今个白天她还在泥地里滚了半天,一个傻子的行为无需过多考究的。

这些年她依仗着江晚宁痴傻可没少戏弄欺负她,时常让她同下人们一起刷恭桶,还用洗澡水给她泡茶喝,若不是傻子怕是早就忍不住翻脸了。

刘丹梅想着白日里江晚宁抱着匣子的傻笑模样,放下心来:“也是,这两日就让人多给她灌点失魂汤,大婚之前就让她睡着罢,省得又不知道爬到哪里去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