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少宠婚无度江黎秋厉嘉承小说(完整版)阅读

九九吖 2021-07-17 14:48:02 阅读 341


厉少宠婚无度江黎秋厉嘉承小说(完整版)阅读

厉少宠婚无度》 第9章 内容试读

江黎秋却话锋一转,笑道:“她担心你移情别恋!毕竟,现在很多姐妹抢男人的新闻……哈哈,我开玩笑的!你好,我叫江黎秋。”

江黎秋礼貌性的伸出手。

李俊成对江黎秋印象不错,正要回握。

一旁,看着这一幕的宋青衣顿时气红了脸,江黎秋为了报复她,当着她的面,勾引她的男人?

宋青衣一把推开江黎秋,恼火地吼道:“江黎秋,你怎么这么不要脸,跟你妈妈一样!”

江黎秋心中一刺,在她话音刚落时,便一巴掌狠狠地抽到了她脸上。

那一巴掌又快又狠,宋青衣措手不及,一个趔趄倒到了李俊成的怀中,

还未站稳,就听到江黎秋的声音寒锋道:“知道怎么说话了吗?”

“江黎秋你竟然敢打我?”

那巴掌力道很大,落在脸上火辣辣的疼,宋青衣足足愣怔了三秒才反应过来,她狠狠抡起了胳膊,巴掌就要往江黎秋的脸上招呼。

早就料到她会是这个反应,江黎秋晃了晃身子,躲过宋青衣伸来的手,一个利落的转身,闪到李俊成身后,冲宋青衣冷冷一笑:“我只是在教你该怎么做人。”

宋青衣很气愤,从她紊乱的呼吸,和越发狰狞的表情上就能判断出来。

“江黎秋!”

一把将李俊成拽回自己身边,理智脱缰的宋青衣,终于无法在男友面前表现出一副优雅矜持的大家闺秀模样。

“还轮不到你这个贱种来教我怎么做人!”她捏着拳头,恼羞成怒的眼神,恨不得要将江黎秋剥皮拆骨吞入腹中,“我宋青衣现在动动小手指头,就能立刻送你去见你那对早已化成灰的废物爹妈!”

江家没落湮灭,宋家取而代之,她江黎秋还有什么资格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呢!

一想到外祖父留下的那笔巨额遗产,江黎秋半个子儿都没有拿到,宋青衣心里的怒气便解了大半。

正想着,身后忽然传来男人寒气逼人的声音:“你若敢动江黎秋一根发丝,我保证你和你的家人都将会在这座城市消失的干干净净。”

不怒自威的声音,透着不容人质疑的逼仄。

在西城敢用这种语气说话的人,除了厉嘉承根本不做二想。

宋青衣紧紧皱起眉头,看着慢慢走向江黎秋的这个俊美男人,又看了看自己身边的李俊成,手指不自觉攥了起来。

江黎秋的……新男朋友?

怎么可能!

这个贱人沦落到今天的地步,怎么可能找到比俊成还要优秀的男人!

妒意袭上心头,宋青衣望着厉嘉承,语气秒变,媚眼如丝,“我说帅哥,我劝你还是不要管江黎秋这个女人的事情,她就是个丧门星,克爹又克妈……”

“给我闭嘴!”感受到身边人越来越重的呼吸,厉嘉承面无表情的把江黎秋扯进怀里,轮廓间散发着令人胆寒的愠怒。

宋青衣身子一颤,下意识就止住了声音。

不过很快,她便有些懊恼,她堂堂宋家千金,凭什么要怕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平头小子?

不过话说回来,这男人长的还挺帅的。

给自己壮了壮胆子,宋青衣趾高气昂的抬起下巴,正想再说什么,身旁的李俊成却忽然将她拦住:“衣衣,够了。”

听着他刻意压低的声线,宋青衣当即不悦的拧起了眉,却看见李俊成慢慢走到厉嘉承面前,神色谦卑到有些低三下四。

“厉先生,刚刚我女朋友冲撞了你,我代她向您道歉,还请您不要计较。”

厉嘉承眯眸看他一眼,悠悠开口道:“不是什么人,都配跟我道歉的。”

江黎秋不动声色的从厉嘉承怀里挣脱出来,侧目看了一眼身边倨傲的男人,轻轻挑起了眉梢。

他这是在为自己出头吗?

也对,自己好歹也算他名义上的未婚妻,他怎么会让自己的颜面受挫呢。

宋青衣见状,立即就炸了毛,上前丝毫不顾形象的冲李俊成大吼大叫:“你向他道什么歉?你可是天成地产的大公子,他们算什么东西!”

完了。

李俊成心里咯噔一下子,还没来得及制止,她就已经把话说了出来。

他慌忙将宋青衣拉了回来,用细小如同蚊蝇一般的声音道:“宋青衣,他可是厉嘉……”

“衣衣,俊成,你们俩来厕所这么久怎么还不回来?我跟老宋都等着急了。”

一道略显高亢尖锐的声音将李俊成的话打断,随后,盥洗间里走进一个身穿枣红色连身洋裙的矮胖中年女人。

“妈!”宋青衣仿佛看到了靠山一般,快走到矮胖女人身边,手指指向江黎秋,面带着一股居高临下的得意之色,“你来的正好,瞧瞧是谁回来了。”

江黎秋不闪不避的对上方素馨的目光,微挺起胸脯,秉承着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她率先开口问候:“姨母,好久不见了,那笔钱你花的还心安理得吗?不知道午夜梦回,有没有再见到过外公?”

“江黎秋!你胡说八道什么?”提到钱的事情,方素馨一下子变的心虚起来,声音拔高几度,直接吼了起来,“你个赔钱的小贱货!我们找了你三年,今天可算是让我逮到你了!”

江黎秋冷冷的看着这个在众人面前撒泼的女人——她的姨母。

即使身上穿着近五位数的衣裙,却依旧掩盖不了她骨子里的市侩和劣根性。

暴发户到底是暴发户。

江黎秋忍不住自嘲的抿唇笑:“找我?姨母拿走本该属于我妈妈的那笔遗产,难道不是应该处处躲着我吗?”

“你再胡说八道我撕烂你的嘴!”

“姨母就只有这点本事了吗?”

仿佛是要故意挑起她的气性,江黎秋嘴角的笑意深了深,“当初吞下江氏子公司,还有外公的巨额遗产,你怎么就舍不得拿出一点点钱,去上几节礼仪课呢?”

方素馨气极,眼中烧起两团恼羞成怒的火焰,上前两步,伸手用力推搡着江黎秋的肩膀,“你个信口雌黄的贱货,我今天非要打死你!”

江黎秋被她给推了个趔趄,后退几步,撞到盥洗台上,脊背生疼。

听着高跟鞋声急促的响起,她偏过脸去看时,方素馨扁圆的脸盘已经近在跟前,高高的扬起了手。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