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嘉禾许言书唐薇

佚名 2021-04-08 11:03:01 阅读 262


沈嘉禾许言书唐薇

《沈嘉禾许言书唐薇》 第2章 嫁给我 内容试读

沈嘉禾眸色一怔。

电话那头是唐薇,她曾经的好友兼同事。

许言书的新婚妻子竟然是她

耳畔一阵悉索的声音过后,唐薇更清晰的声音从里头传出。

嘉禾,好久不见,你记得一定要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她语带笑意,而沈嘉禾却觉喉咙卡了根刺般难受:好。

匆匆挂断电话,外面风雨依旧,她望着车窗外早已泪流满面。

天色渐黑,沈嘉禾才回到家。

才一进门,沈母便迎上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妈就知道这些年的努力没白费。

沈嘉禾回抱住她,哑声道:妈,现在的我在花滑界已经是大龄选手了,我想退役。

闻言,沈母脸色一变,立刻推开了她。

你胡说什么?我好不容易才培养出来的花样女王,你说退役就退役,你知道妈这些年都是怎么熬过来的吗?

她疾言厉色,像是沈嘉禾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一样。

沈嘉禾眸光一暗,哽咽地说不出一字反驳。

从小到大,她的生活就被沈母牢牢掌控。

别人童年在无忧无虑地玩娃娃、做游戏时,她在学滑冰。

不准休息、不准聊天甚至不准上厕所。

哪怕受伤了,都还要继续滑

见沈嘉禾一脸落寞,沈母语气缓和了些:妈为了你能学滑冰,一个人做三份工,你要学会体谅我的辛苦。

说完,她拍了拍沈嘉禾的肩:我给你报名了几场比赛,你多练习,一定要场场冠军,知道吗?

沈嘉禾没有回答。

是夜,她躺在床上,脑海中尽是自己的前半生。

她自小在沈母的严厉安排下长大,在大学时期遇到许言书。

与母亲的严厉不同,许言书很温和,他总是会鼓励她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沈嘉禾觉得许言书就是她想在一起一辈子的人。

然而她也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唯一。

之后,沈嘉禾的生活又回到了正轨。

她做得最多的两件事就是比赛和准备比赛,枯燥而机械。

一切仿佛都没变,但只有她自己知道从看到许言书回来后,平静的生活已经结束。

这天,沈嘉禾正在训练,教练忽然说有新的队员过来。

她停了下来,怔怔望着远处缓缓走来的唐薇和许言书。

休息间隙。

沈嘉禾看着面前的许言书,忍不住问:你和唐薇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许言书还没回答,唐薇款款走来,亲昵地挽住他的手臂:你们离婚后,言书出国,我就跟了过去,我陪了他八年。

她就像个胜利者睥睨着面前人,每个字都带着极尽的自满。

沈嘉禾愣在原地。

这一刻她不知道为什么找不到一句适合的话开口。

唐薇又含笑着说:言书是个很温柔阳光的人,但你配不上他。虽然人们说你是花样女王,但你骨子里的自卑改不掉。

说完,她挽着许言书的手从已经僵住的人身边走过。

沈嘉禾鼻尖泛酸。

她望着两人的背影,回想许言书自始至终冷淡的脸,才发觉自己是真输的彻底!

训练结束,沈嘉禾正要回家,有人叫住她,说老板找她。

总裁办公室。

老板萧洛羽慵懒地坐在沙发上,声音却透着一丝清冷。

年底花滑大奖赛,我准备让唐薇出场。

沈嘉禾一愣:这比赛不是安排好了是我出场吗?

公司需要一个婚姻事业家庭皆完美的女性。萧洛羽站起身,一字一句,唐薇是唐氏集团的千金,与花滑的贵族形象更为符合。最主要的是,她是许言书的未婚妻。

闻言,沈嘉禾无言以对,只剩满心的苦涩。

是啊,她离异,母亲还丧偶。

她从来就没有一个完整的家,而唐薇什么都有,还有许言书。

沈嘉禾眼底浸着悲戚,转身正要离开。

萧洛羽叫住了她,隐隐带着几许情意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办公室。

我之前说的话还作数,嫁给我,我给你想要的一切。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