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不想醉

 2021-11-28 08:11    admin  

夜色*渐渐浓了,许多故事开始在夜色*中上演。坐在情缘酒吧里,我不想看他的眼,怕我那埋藏得很深的心事被他发现。也不想看他的脸,其实也看不清——昏暗的灯光和他指间飘渺的烟雾。我们相对无语。

酒吧里又响起那首熟悉的歌,歌声忧郁、凄美让人心里酸酸的,此时的我心里没有悲伤,也没有欢乐。只有淡淡的若有若无的说不清的情愫。我的眼眶里储满了泪水。那几乎被风干的记忆犹如片片雪花,在眼前飘飞。

"喝什么呢?"他轻轻地问,"随便。""就喝啤酒,好吗?"我茫然若失地点了点头,思绪的风筝已经放飞,回到那似水年华。又重拾昔日的梦境。

说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本来就不叫开始。小学、初中我们都是同学。高中的时候,我们在同一所学校,在那黑色*7月之后,我们又在同一个班读高四。那么多年的同学情随着岁月的酝酿,定会飘出更醉人的香醇。

那是奋斗的岁月,什么也不愿去多想,只想一起努力,考入自己梦寐以求的学校。经常一起学习、讨论、一起在学海泛舟,在书山采撷。学习的苦与乐,忧与喜共同品尝。心灵上的疙瘩,相互解开。林荫小径上有我们的歌声;小河边有我们的足迹;山坡上有我们的笑语。那是一段唯美的时光。从没有理会世俗的眼光,只要我们问心无愧。也曾有过迷惑,也曾有过彷徨,也曾有过失落和伤感。总是抑制着心中潜滋暗长的朦胧的幼芽,因为那时的确不是它生长的季节。努力使自己在他面前的目光不慌乱,面对他几次欲言又止的心灵告白,是那样坚决的打断,或者转移话题。于是渐渐有了一种默契,谁也不愿去亵渎那份纯真无邪的感情。

"来,喝一杯!"他倒了两杯啤酒,我喝了一小口,涩的,不知道怎么会那么涩。"有些话,在心里埋藏了许多年,很多次都想说,但是都没有说出口。"他将一杯酒一饮而尽。

是的,那时,我是那么地期待着他对我说出那句话。可是,生活并非我们的想象。有时努力了,不一定会成功。经过一年的拼搏,我终于走进了我向往以久的学校。然而,他却与梦想失之交臂。我毅然担起他落榜之痛的心理医生。陪他走出那如漫漫长夜般的苦楚。我们的生命划向了不同的轨迹。我开始了大学生活。而他,又重复着昨天的故事,继续在梦想之路上艰难地跋涉着。

我理解他的心情,再一次的复读,他的压力是可想而知。我到校不久,就收到他的来信,他说,没有我在他身边,他读不下去。他很怀念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那晚,我在灯光下留着泪写信到深夜12点,我抚慰他,劝他不要放弃。我说现在必须心无杂念地学习。以后,我们几乎每周一封信。那时,没有手机,电话也不方便,我们就靠这种方式传递着彼此之间的关切。他说,我的信就是他学习的动力,我的信就好象一股春风吹散他的忧,他的愁,化解了他所有的烦躁。我努力地做好这个角色*。可是谁又知道我过得有多辛苦。在一次次的长夜难眠中体会那无尽的相思。终于我明白,自己早已沉醉了,在高四那一年,就已经萌芽了。普通朋友之间的感情早已在不知不觉中蜕变。可是,为了学业,我学会了把爱深藏。而今还得继续把自己掩埋在无尽的思念里,默默地付出,用矢志不渝的决心,朝着永恒的方向等待。思念像疯长的春草。泪水,在每个黑夜都滴成思念。思念的痛在我心里纠缠。独自咀嚼爱情的滋味。在文字中放纵自己难以名状的心情。

我们彼此都很小心地保持着这份情,没有让它向前跨出半步。我一直鼓励着他。他也很努力,终于经过漫长的等待之后拿到了来之不易的录取通知书。我们欢呼,我们呐喊。终于苦尽甘来。我们要说的话太多,我静静地聆听他的心声,我在用心等待着,期待着,他说他的苦,他的喜,他的哭,他的笑,他的关切和思念——他说了很多,但是都没有说出我所期待的话语。我痛苦地期盼着,希望他早点读出我的深情,看透我的心思。

"有些话,在心里埋藏了许多年,很多次都想说,但是都没有说出口。"他悠悠地吐出一个烟圈,又说了一次。可是,现在我不想听,为什么不在十几年前说,现在来说还会有意义吗?"既然原来没有说,现在就不要说了。"我很平静地说道。

在那漫长的等待的日子里,我的心好累,好疲惫,好憔悴,我不知道我还可以守侯多久。整个大二都是在期盼中度过,尽管他频频来信,尽管他的信中洋溢着牵挂,可是,我还是读不懂。好想找出一个答案,我不想去琢磨每一句话,我怕自己接受不了失望带来的伤害。好想找来一坛烈酒,在黑暗中用酒精麻醉自己。唯一能宽慰自己的就是写日记,在文字中找到可怜的一点点慰藉。

原文链接:

本文版权本网站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请联系站长38463041@qq.com告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