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自己的爱你

 2021-11-27 18:11    admin  

  直到视线里出现了你皎月般的身影,我,却依旧只有静静地等待……    总是仿若隔了一世那么遥远的,是我们的距离。我安静的屏息,企盼着,等待着,躁动着,只是你漠然的一句的“分手”,打破的了我三生三世的守候。    你转身离开,轻轻的,不带走一片落叶与尘埃。既不眷恋,却何其残忍的带走了我秋日里最后的一抹亮彩。夕阳有多美,泼染了一湖水的残红,是我哭泣的泪水。远眺间,相交的十指,耳鬓私磨,重复起往昔的言笑晏晏。只是,不见了的,是我。    衣袂翻掀,彩线不见,最后的留恋也被你丢到了脚边,湖水微漾,红鲫不现,是否姻缘断了线?    我曾笑侃说:你像是天边的皓月。却忘记了,这皓月的清辉,泽被不到我的身上。是我,奢望了。    我曾嗔怨说:你像是古典的王子。却忽略了,这王子的荣光,照亮不了我的道路。是我,僭越了。    我曾告诉你说:若是有一天,你要离开,请君,勿回盼!是啊,已往兮,勿顾兮,怎奈一语成谶!    我不舍去埋怨你,就像我们从前一样。不是你浅见,是世界朦胧了你爱情的概念。你喜欢为追求洁白光鲜的天鹅而争的头破血流,也不会去俯视一下你的丑小鸭。没关系,我甘愿为你讨来湖水的香气,看天鹅嬉戏。(中国散文网  )    我不愿去嘲讽你,那样我会轻视我自己!是我的错吧,从未能住进你的内心,用日日夜夜相守的“良善”替换下世俗的“美丽”。    我不想去忘记你,因为我还爱着你!哪怕我的世界里没有了你的痕迹,我依然抱守着残存的记忆。相思,相望,不相亲!    明知不可以,却还是忍不住靠近你。二月寒梅凌风雪,奈何风雪太无情。但我注定,要在你的怀中灭亡。    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也罢,多情总被无情恼,还好,烦恼的是我,你还快乐。    达赖说:“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但情到深处,以一夕的相恋换我一世的守候又何妨?我,甘愿。

原文链接:

本文版权本网站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请联系站长38463041@qq.com告之。